巴菲特看走眼?去年最佳押注竟不是苹果 而是这只被大幅减持的股票
(来源: 路透 ©Reuters) 巴菲特看走眼?去年最佳押注竟不是苹果 而是这只被大幅减持的股票
ZoomBull

财联社(上海,编辑 黄君芝)讯,数据显示,去年富国银行 (NYSE:WFC)(Wells Fargo & Co.)股票的总回报率为61%,超过了伯克希尔·哈撒韦 (NYSE:BRKa)(Berkshire Hathaway Inc.)截至去年9月30日止的投资组合中任何一只股票的表现。其表现也远超过了该公司最大两笔押注:苹果公司和美国银行。

巴菲特的伯克希尔未来几天将会披露有关持股的最新信息。其申报文件已经显示,该公司基本上错失了富国银行 (NYSE:WFC)反弹的良机。

多年来,富国银行都一直是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投资组合中市值最大的股票赌注,也常常得到巴菲特本人的夸奖。但是随着该行丑闻缠身,到去年9月份,伯克希尔已其将持股从2019年底的3.23亿股削减至大约67.5万股。

富国银行的股价去年大涨,有迹象显示,首席执行官Charlie Scharf 扭转该行颓势的努力正在取得进展。

Scharf和其团队扫清了一些关键的监管障碍,全年利润在2020年大幅下跌后,去年飙升超10倍。虽然富国在监管方面也遭遇了它所称的“挫败”,但2021年该行在KBW银行指数的24家美国大型银行里表现位列第三,而一年以前则排名垫底。

“这是很长时间以来富国银行第一次产生回报,”恒达理财(Edward Jones Investments)分析师凯尔·桑德斯(Kyle Sanders)说,他自2018年以来一直建议买入该股。

“解决监管问题的紧迫感增强了,他们表示将削减成本和开支——他们确实这么做了。”

但对巴菲特来说,这一进程来得太慢了。他的退出始于2017年,也就是丑闻开始爆发一年后,然后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加速。

劳勃·H·史密斯商学院(University of Maryland’s Robert H. Smith School of Business)金融学教授David Kass表示,减持可能反映了伯克希尔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重新考虑其银行敞口,并转向美国银行,部分原因是对富国银行清理历史遗留问题的速度感到失望。

Kass说,巴菲特在选股方面有“非常高的道德标准”。巴菲特还暗示了他对于其他方面的考虑。

2019年,当富国银行( Wells Fargo )寻找新的首席执行官时,他警告该行不要从华尔街挑选人。最终,富国银行董事会选择了Scharf,后者曾掌管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rp.),曾是摩根大通杰米·戴蒙(Jamie Dimon)的副手。

金融板块中重换投资标的

疫情爆发后,伯克希尔从一些金融公司撤出,削减了在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摩根大通(JPMorgan)的持股。其对银行、保险公司和其他金融公司的风险敞口(按成本计算)从2019年底新冠疫情危机前的约37%降至9月底的约26%。

虽然富国银行的股票在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的普通股投资组合中涨幅最大,但对伯克希尔的影响已经很小。如果伯克希尔对富国银行的投资从去年9月后保持不变,那么到2021年底,伯克希尔所持富国银行股份的价值为3240万美元。与此同时,去年苹果股票的总回报率接近35%,使伯克希尔所持股份的价值达到1575亿美元。

此外,截至9月,美国银行仍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第二大普通股投资,去年该股的回报率接近50%。巴菲特公开表达了他对美国银行首席执行官Brian Moynihan的钦佩之情,称他是“美国最被低估的银行高管”。

总的来说,巴菲特“喜欢金融类股,他喜欢银行业,他对这方面很了解,”Kass说,“从投资角度来看,他转而支持美国银行。”

 

 

作者/编辑: 上海,编辑 黄君芝
上次更新: 2022年2月11日 11:15
提供者/来源: 财联社(上海,编辑 黄君芝)&  英为财情

投资风险&免责声明:此文章以及所有该网站公布的投资内容及信息,仅供投资者/读者参考,不应被解读为投资买卖要约、招揽,或推荐。在此提醒您该网站亦不保证任何信息之准确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网站所提供的内容、题材或服务均可用于个人投资参考、学习研究或阅读探讨,以及其他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等用途。因此,对于因使用任何内容及信息等数据而可能导致的任何交易损失,“铜牛金融资讯网”www.zoombull.com或ZoomBull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